隐藏关联资料 下载 打印 页内检索 字体 关闭
     
【案例标题】
多纳休诉罗德电铸版公司案
Donahue v. Rodd Electrotype Co.
【 国 别 】 美国/the United States
【审理法院】
美国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
     
 
【摘要】
 
 
  本案是由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于1976年审理的一起上诉案件,主要涉及封闭公司控股股东的信托责任问题。上诉人兼原告多纳休是罗德电铸版公司(Rodd Electrotype)的少数股东,被上诉人兼被告是罗德电铸版公司及其董事和控股股东。判决书由陶罗(Tauro)法官起草。
  原告的丈夫约瑟夫·多纳休(Joseph Donahue)(已故)曾经是罗德电铸版公司的副总裁,并持有20%的股份。被告之一哈里·罗德(Harry Rodd)曾经是该公司的董事和总裁,并持有80%的股份。哈里·罗德控制了该公司的经营管理,约瑟夫·多纳休只负责生产管理。后来,哈里·罗德让他的一个儿子(也是本案被告)接替他成为公司董事和总裁,让另一个儿子(也是本案被告)接替约瑟夫·多纳休负责公司生产管理。哈里·罗德还将其所持有的大部分股份平分给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1970年,哈里·罗德辞去罗德电铸版公司的董事职务。该职务由他的负责公司生产管理的儿子接替。此时,罗德电铸版公司董事会由三名董事组成:哈里·罗德的两个儿子和公司秘书(也是本案被告)。哈里·罗德拟向公司转让其所持有的部分股份。他的两个儿子代表公司与其就收购条件进行谈判。然后,公司董事会召开特别会议,授权公司总裁与哈里·罗德签订股票收购协议,以每股800美元的价格收购其所持有的部分股份。第二年,哈里·罗德以同样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剩余股份转让给子女。约瑟夫·多纳休去世后,其妻子和子女继承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原告是在此后召开的股东会议上得知这项交易的。会上,原告曾对此提出过异议。后来,原告发出要约,拟以相同的条件向公司转让其所持有的股份。原告的要约被公司拒绝。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向马萨诸塞州的审判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罗德电铸版公司收购哈里·罗德股份的交易是非法向控股股东分配公司资产。上述分配违反了控股股东对少数股东的信托责任,因为被告拒绝为她提供向公司转让股份的平等机会。因此,原告请求法院撤销被告的上述交易。被告辩称,上述交易处于公司权限之内,并且能够满足信托人在与公司进行交易时所负的诚实信用和内在公平的要求。在公司股票回购中,不存在平等机会的权利。
  经审理,一审法院作出了对被告有利的判决。原告不服,提起上诉。经审理,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判,要求一审法院或者撤销上述交易,或者要求被告公司以同样的条件收购原告所持有的股份。二审法院同时指出,本案判决只适用于所谓的“封闭公司”。至于它能否适用于其他公司,还需要另案处理。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的行为是否违反了控股股东对其他股东的信托责任?
  封闭公司的特点是:第一,股东人数很少;第二,股票市场不发达;第三,主要股东积极参与经营管理。这样的公司与合伙企业非常相似,往往不过是“已注册”的合伙企业。
  许多封闭公司实际上就是两三个人的合伙企业,他们各自提供其资本、技能、经验与劳动。与合伙企业一样,封闭公司的股东之间只有相互信任、信赖并绝对忠诚,才能确保企业的成功。所有公司成员都依赖担任管理职务的公司股东的忠诚和能力,而任何股东的不忠与自私自利行为都有可能导致扯皮、公司僵局以及公司的解散。
  股东之所以选择公司这种企业组织形式,主要是为了享受公司所特有的益处,如有限责任、永久存续,等等。虽然公司的形式为股东带来了上述好处,但它也为控股股东欺压少数股东提供了机会。控股股东有可能通过其所控制的董事会不分配股息、解雇少数股东,甚至胁迫少数股东低价转让其所持有的股份。
  少数股东可以起诉多数股东及其董事。董事自私自利的行为为董事对公司的信托责任所禁止。然而,在实践中,原告很难挑战董事会的股息和雇佣政策。这些政策被视为董事的业务判断。法院不愿干预董事对公司财务的管理。一般来说,股息分配属于董事的自由裁量权。除非存在明显的滥用自由裁量权,法院不会干涉董事的决策。
  封闭公司的股东还可以解散公司并收回其在企业资产中的份额,但公司成文法对公司的解散规定了严格的条件。如果不存在公司僵局,股东必须至少持有50%以上的股份才能确保公司的解散。因此,少数股东根本无法通过自己的投票做到这一点。此外,控股股东还可以通过不分配股息的方式胁迫少数股东低价转让其所持有的股份。
  由于上述原因,在企业运行中,封闭公司的股东之间相互负有与合伙人之间相互负有的相同的信托责任。合伙人之间相互负有的责任标准是最大限度的诚实信用和忠诚。封闭公司的股东必须按照上述严格的诚信标准履行其管理和股东的责任。他们不得出于贪婪、自私自利或者个人利益而行事,不得作出有损于其对其他股东和公司所负的忠诚责任的行为。
  董事的行为必须符合诚实信用和内在公平标准。他们不得为两个利益相左的主人服务。他们对公司所负的责任是至高无上的。他们的个人利益必须服从上述责任。
  多数股东拥有控制权。在行使控制权的时候,他们与少数股东之间存在着信托关系。这种关系同公司及其董事、高级职员与股东之间的关系毫无二致。由于其他股东所寄予的信任和信赖,参与管理的股东负有比传统的诚实信用和内在公平标准更高的信托责任。这是对所有股东所负的忠诚责任。
  除非被成文法所禁止,马萨诸塞州的公司有权收购本公司的股票。在签订和实施股票回购协议时,当事人必须诚实信用,不得损害股东与债权人的利益。如果回购本公司股票的公司是一个封闭公司,作为董事或控股股东导致公司签订股票收购协议的股东必须以对其他股东最大限度的诚信和忠诚的方式行事。为了通过这项检验,如果其股份被收购的股东属于控股股东,他就必须导致公司为每个股东提供平等的机会,使之能够以相同的价格向公司出售相应比例的股份。控股股东不得利用其对公司的控制权为自己谋取特殊的利益和非分的好处。
  与上述严格的信托责任相一致,控股股东不得利用其对公司的控制权而为过去不能流通的股票建立一个排他的市场。当然,如果所有其他股东事先同意或事后追认,封闭公司可以从一个股东手中收购股票,而不向其他股东提供平等的机会。
  在控股股东利用其对公司的控制权剥夺少数股东平等的商业机会情况下,少数股东有权得到适当的救济。股东如果违反其对其他股东的信托责任而取得并利用公司的资产,就必须为此而付出代价。
  在本案中,罗德电铸版公司的股东仅限于哈里·罗德与多纳休的家庭成员。在公司收购哈里·罗德所持有的股份之前,公司只有6个股东。股票没有被交易过,也不存在交易这些股票的市场。主要股东都在公司服务,哈里·罗德父子掌握了公司的管理要职。因此,罗德电铸版公司是一家封闭公司。
  通过其所持有的多数股份和掌握的管理要职,罗德父子有效地控制了公司;在以严格的信托标准检验对哈里·罗德所持有的股份的收购时,罗德家庭应被视为一个控股集团。在公司回购哈里·罗德所持有的股份时,被告没有为原告提供向公司出售其所持有的股份的平等机会。事实上,原告争取上述平等机会的努力被公司的代表所拒斥。并且,原告没有以任何方式追认上述交易。因此,被告的行为违反了其对少数股东所负的信托责任。
  根据上述理由,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判。
  本案事实与判决并不复杂,但判决理由却旁征博引、洋洋洒洒,充分反映了美国司法判例注重说理的特点。
  在本案中,真正的疑难之处并不在于如何适用现行的法律规则,而在于适用什么样的规则。董事是公司的信托人,对公司负有信托责任;作为公司最重要的代理人,高级职员对公司负有类似的信托责任。这些规则已经被无数公司法判例所确定,并逐渐成文化。然而,股东并非公司的信托人,而是公司的委托人、受益人。股东是否对公司负有信托责任?在什么情况下负有信托责任?根据是什么?对于这些问题,无论是公司法判例,还是成文公司法,都没有提供明确的答案。因此,要想制裁股东滥用其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行为,就必须“制定法律”,而不仅仅是简单地解释和适用法律。既然要制定法律,法官就要像立法者那样尽可能地、令人信服地说明“立法理由”。这就是为什么本案判决书,特别是其判决理由部分如此详尽的原因。它充分反映了美国法律制度中“法官造法”的特点。
  本案的判决理由虽然很长,但主要是在论证下列法律规则:第一,封闭公司的股东之间相互负有类似于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之间相互负有的信托责任;第二,封闭公司必须为所有股东提供平等的商业机会。规则确定了,结论也就水到渠成了。确定上述规则的基本依据是:封闭公司类似于合伙企业。在这里,逻辑(类比推理)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经验(“经济现实”)。从形式、结构上看,公司与合伙企业是两种不同的企业组织形式,分别适用不同的法律规范;但从实质上看,封闭公司与合伙企业具有类似的目的和功能,在股东之间存在着类似于合伙人之间的信任与信赖关系。与合伙企业类似,股东之间相互诚信、忠诚,对于封闭公司的成功至关重要。在这种情况下,封闭公司的股东之间相互负有类似于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之间相互负有的信托责任也就顺理成章了。这充分反映了美国法官注重经验、现实的特点。正如霍姆斯大法官所言:法律的生命不是逻辑,而是经验。
  正如本案所显示的那样,封闭公司的特点是:所有权与经营权合一,多数股东对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没有发达的股票交易市场。对于少数股东来说,无论是“用手投票”,还是“用脚投票”,都很难有效地制约多数股东的行为,保护自身的利益。这是封闭公司所面临的特殊的治理难题。
  在实践中,封闭公司的股东通过在公司注册证书、内部法律文件以及股东协议中作出一些特殊的约定来解决这个难题。从目的、功能和内容上看,这些约定更像合伙企业法的一般规定、合伙企业的运行规则,与公司法的一般规定、公众公司的运行规则大相径庭。
  最初,有的法院对这些特殊约定持一定的否定态度。但随着实践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法官认识到了这些约定的合理性,并通过司法判例采纳了这些约定。最终,各州成文公司法都采纳了这些约定。
  需要注意的是,在封闭公司中,少数股东对其他股东同样负有信托责任。在一定条件下,少数股东同样有可能滥用权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利益。因此,本案判决所确定的规则并不仅仅适用于多数股东。我们将在下面的判例中讨论这个问题。
  美国的封闭公司类似于我国的有限责任公司。美国封闭公司所面临的上述治理难题在我国有限责任公司中同样存在。此外,在中国,无论是有限责任公司,还是股份有限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多数股东滥用其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损害公司与少数股东利益的行为更是屡屡发生。美国公司法与封闭公司治理机构和控股股东信托责任有关的法律规则对我国公司法的立法与司法实践,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全文】
 
欲需要英文原始裁判文书及其他相关翻译资料,请与010-62758866联系
 
 
北大法意重要数据库记录数统计(截至 2017/4/21)
大陆法规(中文) 1,515,988 中国大陆案例库 13,232,854 中文合同范本库 6,506
大陆法规英译本 3,759 台湾法院案例库 567,978 英文合同范本库 2,406
国际条约库 5,668 香港案例库(中英文) 49,362 金融法库 23,598
香港法规库(中英文) 2,676 澳门案例库(中葡文) 4,305 WTO法律库 37,574
澳门法规库(中葡文) 10,115 行政执法库 1,918 丛刊论文索引库 183,759
台湾法规库(中文) 10,110 法律文书库 652 法学论著索引库 73,759
外国法规库(中外文) 1,016 法院审判参考库 3,521 学位论文索引库 24,474
政府公报公告文告库 14,601 司法统计库 760 法学词典库 4,528
立法资料库 8,342 法务流程库 5,923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
  运营维护:北京法意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使用IE5.0以上版本 分辨率800×600
邮箱: 客服热线:010-53109998、62758866 53109996/97-8088(传真)
QQ在线咨询:691817899 MSN在线交流:
严格遵守国家保密法律法规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3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