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名称】 广东省土产进出口(集团)公司与大连远洋运输公司、深圳联合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
【审理法院】 广州海事法院
【案  号】 (2000)广海法深字第68号
【案  由】 海事海商纠纷 -> 海事海商纠纷 -> 海上、通海水域货物运输合同纠纷
【判决日期】 2000-12-04
【审理法官】 龚婕  覃伟国  王榕 
【代理律师】 桂钢  黎璎  苏毅峰 
【代理律所】 广东茗洋律师事务所  巨川律师事务所 
切换导读显示模式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隐藏“法条速查”  隐藏法条链接  
广 州 海 事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0)广海法深字第68号
  原告:广东省土产进出口(集团)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江南大道中108号。
  法定代表人:王粤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黎璎,广东茗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苏毅峰,广东茗洋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告:大连远洋运输公司。住所地:辽宁省大连市七七街29号。
  法定代表人:吕占雄,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雷楠,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曹函真,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职员。
  被告:深圳联合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蛇口新时代广场33层。
  法定代表人:陆富根,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桂钢,巨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广东省土产进出口(集团)公司诉被告大连远洋运输公司(以下称“大连远洋”)、被告深圳联合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称“联合船代”)货物交付纠纷一案,本院于2000年9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10月11日召集各方当事人进行庭前证据交换,于10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黎璎,被告大连远洋委托代理人郭雷楠,被告联合船代委托代理人桂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1999年12月14日,中山市三和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称“中山木业”)委托原告代理进口马来西亚产的木材一批。该批木材由大连远洋承运,于12月18日运抵深圳赤湾港。其后原告委托深圳旭源达实业有限公司代理报关业务。当原告的代理人于12月18日要求大连远洋在赤湾港的卸货代理联合船代更换提单,办理提货手续时,联合船代要求原告负责支付船方(“嘉荫关”轮)的理货费11,764.65元,否则不予更换提单。在反复交涉多日后,原告和中山木业为减少损失,向联合船代交付了上述数额的理货费。由于联合船代扣留原告的单证达10多天,导致原告的木材不能及时报关并交付给中山木业的下手买家。其中一个买家于12月30日通知中山木业,拒收其中的价值为1,162,000元的1,383立方米的木材。最后,中山木业于2000年3月25日才卖出该批木材。在木材滞销期间,原告遭受的货款利息损失为17,223.32元,额外支出的堆存费为26,952.69元。原告购进该批木材的价格条款是CIF.F.O,货物的保险费、运费均由卖方负责,原告只承担卸货费、码头堆存费。根据《中国外轮理货公司业务章程》第十七条的规定,船舶理货费用是理货公司向船舶代理人收取的,原告没有合同上或法律上的义务,承担船舶的理货费。大连远洋指示联合船代为了一万多元的理货费,而强行留置价值几百万元的货物提单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要求判令:1、大连远洋退还理货费11,764.65元并赔偿因货物延迟卖出的利息损失17,223.32元(从1999年12月25日至2000年3月25日,按年利率5.58计算)及额外支出的堆存费26,952.69元(从1999年12月20日至2000年3月25日,按每立方米每天0.3元计算);2、联合船代对大连远洋的债务负连带清偿责任。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了以下证据:1、原告与中山木业签订的《协议书》;2、原告与德生有限公司签订的《购货合同》;3、联合船代收取理货费的发票;4、理货公司向“嘉荫关”轮收取理货费的帐单和结算单;5、大连远洋、联合船代以及中山木业之间的传真若干份;6、中山木业与广州市横石木业贸易部签订的《木材购销合同》;7、广州市横石木业贸易部发给中山木业的传真;8、《中国外轮理货公司业务章程》;9、深圳市赤湾码头有限公司出具的“嘉荫关提货明细”;10、赤湾港货物结算通知单;11、深圳赤湾港航股份有限公司开给中山木业的发票;12、中山木业与南海市恒顺胶合板厂签订的《木材购销合同》及发票。
  被告大连远洋辩称:1、原告主张被告退还的理货费及要求赔偿的堆存费都不是原告支付的,原告既然没有损失,就无权主张;此外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是基于中山木业与国内买家所签订的《木材购销合同》,但原告不是上述购销合同的当事人,当然无权就解除合同而产生的货款利息损失主张权利。2、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或“业内行规”规定理货费应有船方承担。原告引用的《中国外轮理货公司章程》只是内部规章制度,没有法律效力。而作为收货人的原告是理货业务的实际受益人,理应支付理货费。3、大连远洋于1999年12月29日已经将全部货物交给原告,而广州市横石木业贸易部是于12月30日取消与中山木业的购销合同,因此大连远洋拒绝更换提单与中山木业因合同的取消而导致部分货物暂时无法售出所造成的利息及超期仓储费的损失无因果关系,大连远洋不应承担民事责任。4、中山木业因广州市横石木业贸易部取消合同,而将该批木材卖给新买家的价格比原合同价格多出2万多元,足以弥补其遭受的利息损失,原告因此无权要求赔偿。
  被告大连远洋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以下证据:1、6份提单;2、6份提货单;3、大连远洋指定联合船代作为卸货代理的电传;4、大连远洋发给联合船代的传真。
  被告联合船代辩称:在本案中,联合船代是大连远洋的代理人。联合船代按照大连远洋的指示并在其授权范围内,从事了相关的代理活动,包括要求收货人交付理货费的行为,因此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大连远洋承担。此外,广州市横石木业贸易部取消与中山木业的购销合同是在全部货物交给原告之后,因此原告支出的超期仓储费与“留置提单”行为无因果关系。中山木业因广州市横石木业贸易部取消合同,而将该批木材卖给新买家的价格比原合同价格多出2万多元,足以弥补其遭受的利息损失,原告因此无权要求赔偿利息损失。
  被告联合船代没有提供证据。
  经过开庭质证,两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合议庭予以确认。原告与被告联合船代对被告大连远洋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合议庭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1999年12月4日,原告与中山木业签订《协议书》。协议书约定:中山木业委托原告进口一批木材;名称数量分别为甘笔原木3600平方米、冰片树原木210平方米、高山杂原木1400平方米,总价值为404,900美元;中山木业负责办理接货手续,并承担报关和接货一切费用。同日,原告与德生有限公司签订了《购货合同》。该合同的基本内容与原告和中山木业签订的《协议书》中的内容相同。该批货物由大连远洋所属的“嘉荫关”轮承运。大连远洋向托运人签发了6份指示提单。这6份提单记载:收货人为凭指示;通知方是原告;装货港为马来西亚港口;卸货港是中国赤湾;货名分别为甘笔原木(SARAWAKMENGARISROUNDLOGS)、冰片树原木(SARAWAKKAPURROUNDLOGS)、小规格高山杂原木(SARAWAKMLHROUNDLOGS),共计1704件、5085.2909平方米。12月6日,承运人大连远洋电传联合船代称:作为船东的大连远洋指定联合船代作为“嘉荫关”轮第258航次在赤湾港卸货的代理。12月17日,大连远洋发给联合船代的传真称,联合船代安排卸货后待大连远洋的书面指示再放货。12月18日,该批货物运抵深圳赤湾港。12月22日,深圳旭源达实业有限公司杨新行持本案所涉的6份正本提单(提单背面均盖有托运人的章和原告的公章以及经办人杨新行的签字)和在收货人栏盖了原告公章的6份提货单(编号自0001538至0001543),要求联合船代在上述6份提货单上加盖放行章,以便办理提货手续。同日,大连远洋通知联合船代,在货方未结清理货费11,764.65元前暂不放货。联合船代因此拒绝在提货单上加盖放行章。12月29日,中山木业将11,764.65元付给联合船代后,联合船代在上述6份提货单上加盖了放行章。联合船代向中山木业出具的发票记载:顾客名称是中山木业,项目是代收理货费。中国外轮理货总公司出具的理货账单上载明:船名是JIAYINGUAN(“嘉荫关”轮);代理公司是联合船代;理进口货物、单证费、交通费共计11,764.65元。广州市横石木业贸易部于12月30日致函中山木业取消了12月7日与中山木业签订的编号为CN9979的《木材购销合同》。该合同约定:商品名称为马来西亚高山杂原木,数量为1400立方米(增减10),单价为830元立方米,总价为1,162,000元,交货期为1999年12月20日前一批交清。
  中山木业分别于2000年1月3日和1月10日致函给联合船代称,支付理货费是船方的义务,要求退还理货费。
  深圳赤湾码头有限公司于2000年4月17日出具的“嘉荫关轮提货明细”记载:单号为G00W23的907根1383.4立方的木材自1999年12月20日进场,2000年3月25日全部出场,自2000年1月20日开始计算的堆存费共计26,952.70元。赤湾港货物结算通知单上记载:进口船名是嘉荫关;收货单位是原告;高山杂原木907根1383.4立方米的堆存费为26,952.69元。深圳赤湾港航股份有限公司开给中山木业的发票上记载:卸船费(堆存费)26,952.69元。
  2000年3月4日,中山木业与南海市恒顺胶合板厂签订了《木材购销合同》。合同约定:南海市恒顺胶合板厂向中山木业购买马来西亚高山杂原木约1400立方米(以实际验收数量为准),单价为850元立方米(含13增值税价)。中山木业开给南海市恒顺胶合板厂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记载:原木1392.5316立方米,价税总额为1,183,651.86元。
  原告提供的《中国外轮理货公司业务章程》第十七条规定:在全船理货结束时,理货组长编制理货证明书,提请船长签字。本公司凭理货证明书和其他船方签证,向船舶代理人结算各项费用。
  原告未向任何公司或部门提出过理货申请。
  合议庭一致认为:本案是提单项下的货物交付纠纷,本案所涉的6份提单合法有效。原告是上述这6份指示提单的持有人和收货人,原告与承运人大连远洋的权利义务受提单条款的约束。联合船代是大连远洋在赤湾港的卸货代理,联合船代根据大连远洋的指示,向收货人收取与卸货有关的费用、交付货物是在代理权限范围内从事的代理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被代理人大连远洋承担。
  原告持有的6份提单上没有关于理货费支付的约定,原告未向两被告和理货公司提出过理货的申请,也没有法律法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有关理货费用应由收货人支付。联合船代受大连远洋的指示,用留置货物为手段,迫使收货人向联合船代交付的理货费用11,764.65元,没有合法根据,属不当得利,应该返还。该笔费用虽不是原告直接交给联合船代,但是由原告指示中山木业代为交付的。大连远洋和联合船代将支付理货费作为收货人提货的条件,而且联合船代收取该笔费用后立即办理了放货手续,说明大连远洋和联合船代已确认该笔费用系代收货人交付的。原告要求大连远洋返还该笔费用的主张应予以支持。
  向提单持有人交付货物是承运人依据提单所负有的合同义务。原告向联合船代出示提单,要求提货时,大连远洋却指示联合船代以原告未交付理货费为由,拒绝为原告办理提货手续。大连远洋的上述行为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原告要求大连远洋赔偿因其违约造成的木材滞销的利息损失和额外支出的堆存费都不是其直接的损失,而是其下手买家中山木业可能受到的损失。原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应当对这些损失承担责任。故原告要求大连远洋赔偿木材滞销的利息损失和额外支出的堆存费的主张应不予以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第一、二款、第九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大连远洋返还原告11,764.65元。
  二、驳回原告对被告大连远洋的其它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对被告联合船代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188元,由原告负担1,728元,由被告大连远洋负担460元。本案受理费已由原告预交,本院不另清退,被告大连远洋将其负担的受理费迳付原告。
  以上金钱给付义务,应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覃伟国  
审 判 员 王 榕  
代理审判员 龚 婕  
二○○○年十二月四日
书 记 员 赖煜康  
我要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登录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免费注册
(所有评论经审核后方可查看)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
运营维护:北京法意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使用IE5.0以上版本 分辨率1024×768
邮箱lawyee_vip@hotmail.com 客服热线:010-62758866 010-82872106/07-8088(传真)
QQ在线咨询:691817899 MSN在线交流:lawyee_vip@hotmail.com
严格遵守国家保密法律法规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3721